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帝御仙魔 > 第三卷勤王 第四十四章 拨云见日
    这不是张长安第一次上战场,也不是张长安第一次面对强敌环伺的境遇,但深入敌后,在孤立无援的情况,蛊惑敌方军队哗变,的确是头一遭。

    成年人年人老年人,总爱说少年人性情不稳,思维不周密,以此突出少年人的不足和缺陷,从而彰显岁月带给他们的优越感。诚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少年人的确会比年人冲动,很多事情做起来也不顾后果。

    但这并不是什么缺点,而是意味着血性,意味着不惧艰险,意味着不怕死。

    从这个意义上说,少年人总比是年人更加能闯荡天地。

    年人引以为傲的岁月带给他们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岁月的恩赐,而是来自于他们的阅历。所谓阅历,字面上可以理解为阅读和经历,也就是从书本上得到的经验,和亲身经历的所见所闻,所得到的经验。

    但经验这种东西,到底是否能够让人成长成熟,其实在于个人从思考了什么,领悟到了什么,很大程度上,这就是普通人和卓越者之间的区别。

    对张长安来说,他年轻的生命还并不长,但他经历的事情却已经不少。

    生长在河西汉人大家族,而且还是那样的家族,他从生下来开始,就在经历普通人无法经历的苦痛、艰难与折磨,无论是起初对父亲的不了解和怨忿,还是对祖父的崇拜与效仿,矛盾的处境让他成长得格外快。

    而后来的金城县之战,阳关保卫战和半载戍边岁月,以及长安学院的修行,都让这个天资聪颖又早早懂得人情世故的少年,有了旁人难以企及的智慧与缜密心思,同时又不失热血。

    这份智慧比起李晔这等存在来说,或许还显得稚嫩了些,但相较于寻常年人,绝对是超出了很多。

    正是靠着这份智慧,让张长安在听到不尘那番话后,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你方才说,耶律斜涅赤在杀完几个领头酋长后,对其他人并未严加看管,而是宽厚相待?”张长安在不尘说完之后,皱着眉头问道。

    不尘点头道:“的确如此。这难道不正常吗?耶律斜涅赤已经采取了雷霆段,来震慑各部酋长,现如今大战还在继续,后面他还需要依仗这些人作战,必然要恩威并济。

    “此刻对这些酋长表示宽厚、信任,正是他凝聚军心士气的高明之举。”

    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而且也符合常识,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有很大的说服力。

    但非同寻常的人物,绝对会有一颗相信自己的心,这种自信让张长安不可能轻易被人说服。

    他沉吟着道:“你说的有可能是事实,但也可能不是。据我看来,在眼下这种情况下,保持对军队的绝对掌控,才是统兵大将应该做的事。毕竟酋长们已经闹事了,而且战局对耶律斜涅赤很不利!

    “他的确需要依仗草原部族军,但正因为需要依仗,才不能允许他们出半点儿意外!

    “我在阳关的时候,曾经受到过教导,无论是人主还是统帅,都有让一切都在掌握的习惯,不如此,他们根本就无法避免意外的发生。强烈的控制欲,是优秀统帅必须要有的素质,而绝对不是什么信任!”

    不尘听到这里,认真地想了想,觉得张长安说得有些言过其实。

    主帅要是不信任麾下的将领、部曲,那还如何排兵布阵,跟他们并肩作战,赢取沙场胜利?张弛有度,才是驭下之道!

    他道:“贫道认为,耶律斜涅赤的处理并无不妥之处。草原部族军本就不是契丹八部本部军队,对契丹的忠诚度本就少些,眼下契丹掀起战争数月,始终未能取得多大战果,部族战士斗志消减,是必然之事,为了稳住酋长们,耶律斜涅赤必须要表达信任!

    “张指挥使,这正是我们的会,趁着现在耶律斜涅赤不严密监控草原部族军,我们可以发动所有力量,跳动战士们的思家和危情绪,让他们积累对战争的抵触!

    “如果这种战士能达到数万人的规模,一旦时到来,我们立马就能配合大军取得战争胜利!”

    这个说法很有诱惑性,而且入情入理,并非胡乱编排。

    无论如何,眼下都是全真观、无空释门发力的时候,不可失,时不再来!

    张长安臣眉道:“我认为恰恰相反!我们应该暂停一切行动,暂时蛰伏下来,只让原本的信徒听从指挥即可,一旦大军发起攻势,我们临策反酋长们,也能取得不错的效果!

    “道长,你要相信我,正是因为草原部族军,对契丹国的忠诚少,耶律斜涅赤才更要严密监控酋长们!他现在示之以宽,只是一种假象而已,营的大修士,肯定在密切注意酋长们的一举一动!”

    他说的也很有道理。

    同样的形势,不同的看法,每一个都有依据,都看似理由充足。

    在事先不知道结果的情况下,谁能评判哪一个是对的?

    两人争论的结果,是谁也没有说服谁,以至于两人自打合作以来,第一次面红耳赤,争得要大打出!

    临了,不尘寒声道:“贫道是全真观统率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