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江流青礼 > 情不知所起
    夜里的时候,突然起了风,震的窗棂直响,顾江白忽然睁眼——隔壁那个人怕是要被冻死吧?然而才想完他就摸到一具透心凉的身体,这人什么时候摸过来的?

    外头的风忽大忽小,月亮却还在,映在窗户上是一堆树叶的剪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听到了些别的声音……

    无暇顾及旁边的陈青礼,他跨过人就跃到地上,拿起放在床边的剑,无此同时窗户被破,几个黑衣人钻了进来,看到屋内有两个人时明显楞了下,然而下一刻就像吃了炮仗一样疯狂劈砍起来!

    顾江白也不是吃素的,灵巧闪避间还顺便诈了诈来人:“你们是等不及想要杀人灭口了吗?”

    没等他们说话陈青礼就开始抱着被子满地跑,还咋呼:“喂喂喂!顾大侠就命啊,我一个柔弱的商人,我打不过他们啊!”

    “……”顾江白一口气堵在胸口,只得以剑劈开一条道挡在他前头,说:“等下收拾你,你先闭嘴!”

    来人有五个,几乎把室内占满,然而府里头的护卫却迟迟没有动静,他们这个阵仗几乎把房子都拆了,哪怕是死人也醒了,如今只能说明这绿柳山庄确实有问题,这是要让他们死在这啊……

    从前陈师傅教他,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人多打人少,就只能以命换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就是这个道理,他现在打的这么凶把陈青礼都看楞了……

    他的胳膊上已经挂了两处彩,眼看落了下风,他便朝陈青礼喊道:“你那些毒呢,放啊!再不放我俩都得死在这!”

    “哦!哦!”

    他随一抓一个瓶子,拔了塞子便朝几个人甩去,就听几人冷笑一声:“当我们聋了么?”

    趁他们说话时陈青礼又是一瓶,这下几人均避无可避,只有顾江白冷漠地屏息看着,瞬间趁乱将自己的剑插进一个黑衣人的胸口,一招毙命,黑衣人顿时死的不能再死……

    “你们不聋,是傻!”

    形势急转,府内突然亮起火光,剩下四个黑衣人见势不妙,直接从窗口逃走,顾江白这才身形一顿,他大腿上也被划破了一道口子,陈青礼刚想过去扶他,却被他挥剑抵住脖子,他眼里还有未竟的杀意,被冰冷的月色一淬像一层银光,他淡淡道:“你什么时候进的屋子,我怎么不知道?”

    陈青礼脖子微微刺痛,不由后退一步,用一种十分委屈的腔调说道:“你今天怎么不睡自己屋了?是嫌弃我冷么,可我跟你睡习惯啦,进屋后你的确醒过,可是……咳……我给你用了点东西,你闻闻你领口,有安神香……我这不是怕你赶我出去嘛!”

    “……”顾江白一闻,还真有,眼下他的感觉复杂的很,这个人,连对他下药都下的坦坦荡荡、理所当然!他该拿他怎么办?

    这时柳庄主领着一群侍卫举着火把进来了,一来就说:“哎呀,贤侄没事吧?诶,楼主怎么也在这?”

    顾江白冷嘲热讽了一句:“柳庄主来的可真妙啊。”

    柳庄主摸了摸脑袋上莫须有的汗,说:“哎呀,贤侄误会了,小女今天掉了个荷包,整个护院都在翻箱倒柜满处找呢,一时半会就没有察觉到这东厢的动静,对不住啊,来人,赶紧把王大夫找来!”

    早能找一晚上?我信你有鬼!只是这话顾江白却没法说,现在理不清的迷团越来越多,他也不好在这个时候撕破脸,就说:“小伤,我会自己处理,不劳庄主费心,只是地上这个尸体,还望庄主交给我处理……”

    柳庄主犹豫了会就由他去了,说:“那就辛苦贤侄了,只是这个人可不能留到明天,不然小女,小女怕是会害怕啊……”

    顾江白心道:“她才不怕,只怕没有你这

    个爹她还会去挖坟。”然而他也只是点了点头。

    于是一群人风一样来,又风一样走了,顾江白把脸一转,去看陈青礼,却见这人的眼睛似乎还落在他胳膊的伤口上,就说:“你过来……”

    陈青礼试探道:“……你先把剑收起来?”

    顾江白没好气收剑回鞘,不再看他,去查看地上的死人,剑尖挑开他的面巾,是一张面目全非的脸,看了一会他便又给人盖上了,这个作风,实在不像是什么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他又用剑划开这人的衣裳。

    陈青礼在一旁欲言又止,说:“你在找什么?”

    顾江白头也不抬:“当然是找能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

    “如果有这种东西,那几个不得拼命将尸体偷走才是?”

    “哼……就怕人家根本不在乎。”

    划了一圈,这刺客身上的衣服都成了布条条,实在有些有碍观瞻,陈青礼干脆就躺回去睡了,只有顾江白还留在原地,月光下,他表情清冷,望着刺客后腰的枫叶标志久久没有言语,看来他想的没错,枫月谷果然还有余孽在……

    将尸体在后院的竹林里埋好,夜里他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总觉得有地方不对劲,但是却不愿深想,迷迷糊糊间天就亮了,但是撑着起来时就摸到了一潮湿……

    床上竟都是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