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魂牵 > 第5章 花灯会
    时逢花灯会,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绚烂缤纷的灯海望不到尽头,年轻男女提灯夜游,情意浓浓,不敢表明心意的女子面容羞涩,在花灯上写下爱慕之人的名字,遮遮掩掩,偷偷将花灯放入河,期盼着河水能流向自己所爱之人,一时之间,河里满是花灯,犹如繁星点点,散落星河。是天界看不到的景象。

    玦祾一直拉着他的来到河边,嘱咐他不要乱走,便不知去了哪里。可叶黎怎么会这么听话,好不容易有会来人间看看,自然是要多走走多看看。他沿着河边走,看着水里饱含爱意的花灯,一时之间也被感染,眉眼一弯,发自内心地露出笑容。

    炎黎生得极美,眼似桃花却不媚,唇似红珠却不妖,反而犹如莲花般纯净、清澈,看一眼,便让人忘不掉。奈何他之前都是怎么邋遢怎么来,近日在生辰宴上被好生打理一番后,美人之相才愈发显露出来。

    几个婀娜多姿,步伐轻佻的女子嬉笑打闹着来到他身边,围着他调戏道:“小公子一个人吗?要不要陪姐姐们玩一会儿?”

    浓郁的香粉熏得他有些头痛,炎黎皱了皱眉道:“我知道你们是妖。”

    为首的那名女子烈焰红唇,媚眼流波,娇笑道:“公子可真会说笑,你和我们不是有什么不一样吗?”

    “姐姐等等,他好像是不一样。”旁边的女子像是察觉到什么,警惕地拽了拽她的衣角。

    “怕什么?”那名女子不以为意,凑近他瞧了瞧,随即眼神产生一丝玩味,退后几步笑道:“真是有,原来你是……啊!”还没等说完,她们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慌逃走了。

    还在思考刚才那几个妖女话的含义,炎黎慢慢转过身来,被眼前近在咫尺的花灯吓了一跳。

    “给你。”玦祾递过来一盏莲花状的花灯,灯身颜色由白渐变为淡粉,做工极为精巧,若是不注意,还真的能以假乱真。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炎黎竟然觉得玦祾的语气有一丝温柔,茫然接过花灯,玦祾又递来一支。

    炎黎不解道:“你给我做什么?”

    玦祾:“写我的名字。”

    炎黎:“啊?”

    见炎黎迟迟不动作,玦祾竟从背后抓着他的,在花灯上一一划地写了下去,下却是“叶”字。

    玦祾的呼吸声就在耳边,炎黎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低头看着两个人的,以前没发现,玦祾的虽然看起来纤细修长,柔若无骨,却比他的大很多,也很有力。

    “炎黎”两个字写完,玦祾仍没有要松的意思,而是将花灯转了一处,落写下“玦祾”二字。

    四周同是写花灯,放花灯的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没人会注意到他们两个。

    暗处,刚才的几个妖女窥视着他们,为首的妖女对着后面的人道:“快去通知魔君!”

    写好之后,玦祾退开一段距离,目光紧紧锁定炎黎。而炎黎拿着写好的花灯,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玦祾殿下避嚣习静,恬淡无欲,这可是天界众仙有目共睹的,可今日他不知为何一反常态,不仅带炎黎来到吵嚷的花灯会,还主动要求炎黎在花灯上写下他的名字,着实吓到了炎黎。

    “你……是不是被谁下了咒?”除此之外,炎黎想不到更合理的解释了。

    玦祾没回答他,而是盯着炎黎里的花灯,“你不放灯吗?”

    “你真的知道,在花灯上写名字,还有放花灯的含义吗?”炎黎严重怀疑玦祾只是在跟风放灯。

    “我知,你我是要成亲的。”玦祾眼神坚定,伸出左拉起炎黎的右,两处姻缘结同时闪了闪微

    光,一根红线凭空而现,将两人连在一起。

    “可你不觉得这红线出现的时间太过蹊跷了吗?”

    按理说,常人的红线要么是刚出生就系在上,要么是有了两情相悦之人后自动出现,可他们两个上的这根红线,好巧不巧偏偏在炎黎十八岁生辰当日显现,而且看清颜的样子,像是早就知道。

    玦祾摇摇头,解释道:“并不蹊跷,只是之前设法隐了它的形。”

    炎黎惊讶地看向他道:“你早就知道了?所以你那日才会来?可是,为什么要保密,现在就不需要保密了?”

    玦祾点点头没说话。

    玦祾每次都是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弄得炎黎干着急,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正想再多问几句,后街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炎黎连忙施法将花灯缩小放到怀里,与玦祾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便动身赶往那边。

    后街的风景与热闹的花灯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街上零零散散地挂着几盏白色灯笼,将要燃尽的火苗透过老旧发黄的粗糙纸面散发出微弱的光亮,已经起不到任何照明的作用了。几只乌鸦在空盘旋飞翔,不一会儿又落到不知是谁家的屋顶,尖锐而沙哑的叫声此起彼伏,像是在幸灾乐祸。

    没等走近,便闻到空气弥漫着一阵恶臭。

    玦祾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叠成方方正正的样子,轻轻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