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赤水 > 第62章 噩耗
    几缕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把书案上的纸张映的半明半灭。案桌后,阮识正握着发愣,墨洇湿了厚厚的纸张,他毫无察觉,安静的像座雕塑。

    身后猛然传来声音,“堂兄何故发呆?”

    阮识一惊,回过神来起身行礼,“家主。”

    阮训面容带笑,介是一派温润君子作风,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笑容丝毫没有达到眼底,脸颊冷硬的线条甚至挟着一丝怒意,“自家人,何必如此。”

    阮识不动声色,“尊卑有别。家主前来,何不让人通报一声,我也好提前收拾一番。”

    阮识与他见面向来如此,只打太极,净往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扯,阮训早就料到,并不回他的话,上来直奔主题,“堂兄可是在担心阿诫?”

    阮识霎时握紧了拳,浑身肌肉绷紧。

    这是一个防备的姿态,他甚至是下意识做出来的。事实上阮训并没有做过什么,甚至在泽春君夫人过世之前,这两兄弟的关系都十分要好。但现在不同了,阮家的家主只有一个,阮训身后有泽春君;而阮诫只有自己,他一定要小心。

    想清楚这些,阮识强迫自己放松身体,无比镇定的与阮训对视,“家主这是哪里话,不过一个民间的跳梁小丑,以南珩的能力,还用我担心?”

    阮训收敛了笑容,眼底一片寒冰,“是吗,堂兄真这样想?”

    阮识也拉下脸,“家主前来到底何事,若无事,还请早些回去,家主闭关多日,家里积累的公可不少。”

    阮训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黯然,“堂兄虽然与我和阿诫同辈,年龄上却更与父亲接近。父亲在职时,堂兄兢兢业业的辅佐父亲,宁愿自己晨钟暮鼓,也不愿多催促父亲,为何对阿诫,没有这样的耐心呢?”

    阮训问一句,阮识的脸色就难看一份,他呼吸越来越急催,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看过您给阿诫领的任务,表面上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只要是世家的核心成员,一定知道这个劳什子弥月教,背后有不同寻常的东西吧!是,我也认同,如果阿诫解决了这件事,外界关于他不好的流言都会消失,他的能力会得到认同。”

    “但是,如果没有呢?如果他失败了呢?不用解释,我知道您一定做了能做的所有预防措施,但很抱歉我仍让接受不了。凡事都有万一,我接受不了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几率阿诫受伤甚至回不来。”

    “娘亲死前只放心不下一件事,她让我帮她看着阿诫,希望他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而不是为了得到谁的认同背负一身枷锁。识堂兄,你不懂他,你以为一个家主之位,是他甘愿离开绿云院的动力吗?”

    “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与阿诫一起长大,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我以为你教导他这么多年,也该了解他的性格。可惜,事实看来并非如此。”

    “亦或者是,堂兄你为了自己的信仰,选择性的,忽略了阿诫的想法。”阮训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阮识跌坐在椅上,他从头到尾一句都没有反驳,因为没有什么可反驳的,阮训说的很对。

    这些年来他一直为泽春君的事情耿耿于怀,认为是自己对家主的放纵造成了这种局面,所以他抱走了阮诫,放在身边亲自教养,想为家族培养出一个更优秀的家主,弥补他前半生的过失。

    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这孩子十分孤僻,把他带到人群会让他非常不安,他甚至连与别人同室听学都做不到。然而作为一家之主,怎么能有如此上不了台面的毛病。

    于是他就想了个办法,准备循序渐进。他听从了父亲的建议找来一群孩子,让阮诫挑一个留下来

    跟自己玩,也许是寂寞,也许是同龄人的互相好奇,两个小孩很快黏在一起了。

    阮识很欣慰,觉得他既然能接受一个人了,以后就能接受一群人。

    然而事实再次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段时间阮识非常忙,群书坊里上一位老先生回了本家修行养老,事情一下子就全压在他的头上,他白天教课批书、开指导会、训斥下属,忙得脚不沾地,从晚上少的可怜的睡眠时间里挤出一部分给阮玙,听他报告阮诫最新动向。

    小孩子本来就口齿不清,再被他那张板起来的棺材脸盯着,吓得话更是说不利索了。

    每次磕磕绊绊的听阮玖把话说完,阮识都感觉心累无比,一直想把阮玖撤走换个聪明伶俐的来,可当初是自己说让阮诫亲自挑,如今又想出尔反尔。他不敢光明正大的提,几次暗示,都被阮诫轻飘飘揭过了,他明白了阮诫的意思,以后也就不再提了。

    等群书坊的事告一段落,阮识再去看阮诫时,发现他不仅完成了之前布置的所有任务,表现出令人惊艳的音攻术天赋,还不再惧怕人群了!

    阮识兴奋无比,以为终于不枉废自己如此一番苦心!正当他准备向各大世家隆重介绍自家的正统接班人时,却意外的遭到了拒绝!

    阮诫的性格已经养成,他不再惧怕人群,但依旧拒绝接触人群。阮识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