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吻得太认真 > 第16章 第十六章
    金予空近日为了董事长选举大会而忙碌,和一些股东交涉以及依靠人脉为了拿下一些可获胜的筹码,频繁参加酒局,每每喝得稀烂醉,这一天,金予空终于抓到了林总和李总的一些把柄,高兴之下,又喝多了,俞铮将他扶到酒店,金予空到卫生间狠狠吐了一顿,俞铮将他扶到床上,倒头便睡了过去。

    俞铮也喝了不少酒,却没有金予空喝的多,意识还是有的,不一会,他接到了一通电话:“现在?行,我过去一趟。”

    俞铮挂了电话,他看了金予空一眼,心想他喝得那么醉暂时应该醒不来。

    俞铮走到门口,忽然酒店大门传来敲门声,俞铮打开门,看到梁施洛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份文件:“俞总,我这有份文件需要金总签名。”

    酒店是梁施洛订的,来之前也跟金予空打过电话。

    “你来正好,帮我看一下予空,我待会回来。”俞铮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

    “哦……好……”

    梁施洛走了进来,远远看到金予空躺在床上,心底有些窃喜的走了过去,就在这时,房间里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因为突如其来的声响,睡梦中的男人似乎不悦的皱了皱眉,梁施洛在挂在一旁的外套里摸出了金予空的手机。

    她本来想挂掉的,看到来电显示是“楚楚”后,梁施洛迟钝了一下,她的眉目一敛,点了接听键。

    “喂,予空……”

    “他在睡觉。”

    喻楚楚的话尚未说完,便被一道女声打断,她微微愣了一下,迟疑道:“你是……梁施洛?”

    “是。”

    “为什么金予空在睡觉,你在旁边?”喻楚楚手脚冰冷,她抑制住自己内心冒出来的慌乱,眼皮不停的跳动着。

    “你别误会,我不过是找他签份文件。”

    梁施洛的解释,喻楚楚听不出其中的诚意,里面夹杂着几丝散漫的意味。

    喻楚楚想起在金予空的办公室遇到梁施洛时,那么高气扬的梁施洛又怎会怕她误会而开口解释,分明是在挑衅,任何一个女人,得知自己的丈夫半夜三更和别的女人待在一块,且带了“睡觉”这样暧昧的信息,任谁都不会往好的方向去想。

    “他既然睡了,那请你赶紧离开。”喻楚楚咬牙切齿的说道,在电话另一头的她忽然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她有种冲动,想立马得知金予空的地址冲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施洛似乎哼了声,然后她挂了电话,喻楚楚感觉自己被人从悬崖上推了下来,掉入万丈深渊,浑身没了力气,手脚冰冰凉凉的。

    她想问清楚金予空在哪里,然后过去找他,不然她觉得心里那块大石头越压越沉。

    之后,喻楚楚又给金予空打了几个电话,电话一直处于未接通的状态。

    第二日,金予空从酒店起来,打开手机发现有很多未接来电。

    他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这时,俞铮敲门走了进来。

    “今天的股东大会,我已经迫不及待狠狠打那几个老头的脸了。”俞铮有些兴奋,然后发现金予空根本没在听他说话。

    金予空拿着手机贴到了耳边,昨晚喝醉了,所以没来得及告诉她不回家,以往喻楚楚虽然粘人,却不会去烦他,看着手机里那么多的未接来电,金予空忽然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被接通。

    电话接通后没有像以往那样响起喻楚楚惊喜的声音,对方却陷入长长的沉默。

    “喂。”金予空冷冷开腔,喻楚楚也淡淡回了一个“嗯。”

    “昨晚我喝多了。”他简单一提,算是解释。

    “嗯。”

    又是轻描淡写的“嗯”了声,金予空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冷漠。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

    最后金予空开腔:“我还有事先挂了。”

    “好。”

    喻楚楚坐在床上,她望着窗外的天已经亮了,而她一个晚上没有合眼。

    一个晚上,从一开始的惊慌和不知所措,到逐渐的平静后变得麻木。

    跟金予空结婚快两年,一开始的热情在慢慢退却和流失,她忽然有些在意他对自己是否在乎了,她变得越来越贪婪,不仅仅成为她形婚意义下的妻子就可以,如今她想要的更多,想要他给自己多一点点的爱和关怀。

    金予空静静盯着灭掉的屏幕看了好一会儿。

    俞铮吊儿郎当的走到他旁边,随便一提:“对了,昨晚梁施洛过来找你签字,我因为要着急出去办事就让她留下来照顾你一会,回来我替你把文件签了。”

    金予空听此,眉头紧紧皱起:“照顾我?我一个大男人喝醉了关屋里需要人照顾?”

    俞铮摸了摸头:“我这不是着急出去吗,又怕你突然醒来吐,有个姑娘照顾你还是好的。”

    “我他妈是有妇之夫。”

    “咋啦?嫂子又不知道。”

    金予空眉头皱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