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何宦无妻 > 第6章 第 6 章
    守过了上半夜便有人来换值。雪落了一层,白茫茫如同朔北。苏七想到在青县的日子,只有姨娘和她两个人。

    “早些去休息吧。”白雀困得哈欠连天,“明个儿咱们还得早起。”第一次去拜见皇后娘娘,虽然轮不到带她们去,多少也得打起精神来。

    “嗯。”苏七不困,下了第一场雪,又谈了许久的知心话,她起了许久没有过的玩心,十分清醒,一点也不想睡。

    她缓步向自己的房间走,看着红彤彤的光照应着雪地。像是一团冷火,看着温暖,摸起来却寒凉入骨。雪积了厚厚一层,打扫起来也麻烦。

    苏七推开房门,里面没有人气,空荡冰冷。她索性没脱衣裳,披了被子窝在床上,聚一点暖意。雪在树上积得多了便噗嗤噗嗤掉下来。

    她听得心烦,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钻进被窝里,将头蒙上,谁知道噗嗤声反而更响。她气恼地皱着眉探出头,却见窗外影影绰绰像有人站着。正有一搭没一搭往她这砸雪玩。

    半夜三更,深宫后院,来这一出。怎么看都像是脑子不太好的人。她秉持着一盏灯走出去,青铜冻手,加之风吹,一双手红通通的。

    “这么亮还打灯?”站在她窗外的人一身黑衣,背脊笔直,看起来有种嗜血的柔软。像是深夜中无声捕猎的黑猫,危险又神秘。他神情叵测地打量着苏七,自言自语道,“果然挺蠢的。”

    “阁下是?”苏七忍着怒意问道,“深更半夜,在我门前砸雪,好玩吗?”

    “诶,”那人撇嘴,“是苏玟托我来的。她让我告诉你,家里一切都好。然后,你自己看着办。喔,这是她托我给你带的平安结。”

    他从怀里掏出一堆东西来,看起来不像是侍卫也不像是太监。苏七又重复问了一遍:“你是谁?”

    她接过信件和东西,上面写着苏七亲启的确是苏玟的笔迹。

    他牵着嘴角笑得咬牙切齿:“我是她爹。”

    “……”苏七拆信的手停住了。

    “苏玟有没有跟你讲过?”

    “讲什么?”

    “我是她姐姐,亲姐姐,一个爹的那种。”

    “唔,这倒是没跟我说哈。”他眼睛滴溜溜一转,接着说道,“姐姐,咱们爷俩今天相认也不晚。”

    苏七将信拆开,也不急着读,威胁道:“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喊人了。”

    “别别别,我投降。”他嘀咕道,“原来是姐妹,怪不得都不好糊弄呢。”

    “我叫李渊。”他舔了舔嘴唇,有些不服气,“苏玟和我打了个赌,然后我输了。她托我帮她办件事情,就是来找你。”

    苏七眼睛也不抬,看着信问:“所以你就在外面占她便宜?”

    “不是,她也没说你是她姐啊。”李渊委屈道,“我一个不出师门的小可怜,遇见只母老虎,被坑得渣都不剩,还不兴占占口头便宜?”

    “你占她便宜,不就是占我便宜?”苏七继续看着苏玟的信,口头也不停,“你来不来她又不知道,一走了之就是了。”

    李渊正经道:“那不成,我好歹是云梦山学的弟子,言出必行。”

    苏七挑眉怀疑:“言出必行?”

    “是她先激着我发了誓。”李渊垂眉丧气,“总归我任务完成,咱们有缘再见,最好不见。行吗,姐姐?”

    “行。”苏七扫读完了信,笑着说,“李公子,苏玟托我给你道个谢。说她胜之不武,是你宽宏大量,不和她计较。”

    “我……”李渊低落的情绪又高涨起来,“她真这么说的?那倒还算有些良心。不过别叫我什么公子,我也当不起。”

    “那你慢走。”苏七礼貌道了谢,又回了房。

    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游正青也忙于公务。有人躬身进门,曙光将至,他们却不见疲惫之意。于黑夜中藏身的影子,在不见光之处穿行。

    小二低声说:“督公,有人去找苏姑娘了。”

    游正青从冗杂的公文中抬头,“今晚?”

    “是。”

    “是谁?”

    小二忙道:“来的人轻功高强,躲过了巡防的侍卫,是影卫看见的。也不敢离得太近,远远地跟着,看身形步法像是云梦的人。”

    游正青绕有兴致,“没想到苏家还有这样的本事。”

    “也不定是苏家吧。”小二疑惑地问,“云梦山学的弟子个梦。”

    “是苏家。”游正青不耐烦道,“前两日,云梦弟子李渊下山历练,云游至京师。在街头的赌馆里被一个姑娘给耍得团团转,那姑娘就是苏玟。若不是愿赌服输又有谁支使的动他。”

    小二听得目瞪口呆:“那位苏家小姑娘……竟如此厉害?”

    游正青扫视小二一眼,重新拿起公文。

    “他们家的两位姑娘,怕是伯仲之间。”

    “不能吧……”小二退出去,掩上门,口中喃喃。苏七姑娘多么温和柔弱的一位姑娘,哪有其妹的三分厉害之处。

    可他若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