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苏幕遮 第六卷 第五十四章离开青山的第一天

苏幕遮 第六卷 第五十四章离开青山的第一天(第1/3页)

    不得清静,那是小事,关键是别的问题。

    井九觉得自己还是青山掌门,不代表别人也会这样认为。

    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整个修行界都会知道、认为他被逐离了青山。

    元骑鲸在时青山宗不会对他做什么,但没有青山宗的庇护,一个背着谋害景阳真人罪名的妖物会面临什么?

    赵腊月等人担心的视线落在了井九的脸上。

    井九仿佛无所察觉,问道:“输了?”

    在这种时候居然关心的是这种事情,卓如岁有些错愕,柳十岁却觉得很自然,有些羞愧说道:“出手是一名昆仑派的长老,我境界差的有些远,应付不来。”

    谁都知道柳十岁与井九与青山之间的渊源,更何况他还是布秋霄最看重的学生,昆仑派不会做的太过分。

    井九说道:“遇着了,我给你打回来。”

    柳十岁说道:“好。”

    像这种小孩子打不过就搬家长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很可笑,井九却说的理所当然,柳十岁应的也是理直气壮。

    卓如岁打了个呵欠,再次确认最受宠的还是赵腊月与柳十岁。

    元曲则还在想着神末峰重新排序的事情,心想柳十岁也回来了,那到底谁才是首徒?

    井九说道:“太麻烦,就按以前那样。”

    赵腊月想了想,说道:“好的。”

    顾清无所谓,元曲松了一大口气,觉得这样舒服多了。

    柳十岁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真正高兴的另有其人,卓如岁心想好险,差点儿就变成了这些家伙的晚辈,那怎么能行?

    …… ……

    井九说要歇会儿,继续躺在竹椅上,其余的人都走了出去。

    这片宅院极大,至少有二十几个单独的小院,怎么分配自然不是众人关心的重点。

    “你早就知道了?”卓如岁看着赵腊月问道。

    赵腊月轻轻地嗯了一声。

    卓如岁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赵腊月说道:“很多年了。”

    确实是很多年了,虽然从来没有挑明过,但井九也没有瞒过她。

    无论是与阴三有关的事情,还是说起那些青山往事的时候,他都是用景阳的身份在与她说话。

    顾清与元曲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有些羡慕。

    柳十岁却是同情说道:“压力很大吧?”

    “还好。”赵腊月说道。

    过去的这几十年里,只有她知道井九的真实身份,确实有压力,更多的却是小女孩藏糖果的乐趣与骄傲。

    卓如岁沉默了会儿,忽然说道:“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

    这句话没有说完,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意思,于是溪畔变得安静起来。

    方景天说的那些话,泰炉真人的指证,尤其是那个蓝衣童子……直到最后井九也没有拿出承天剑。

    他们随井九离开青山,但那些疑问始终还在,就像一座山般压在心头。

    “我最想不明白的是,师叔……叔为什么就不愿意踏剑而行呢?”

    元曲不停地挠着头,愁苦至极,指间仿佛有火花生出。

    不管是那对招风耳,还是身体的特殊性,都可以用转剑生来解释,然而不愿意踩剑……这明显是意识方面的问题。

    “当初他选中莫师兄的剑,就是看中宇宙锋足够宽大,可以坐。”

    赵腊月走到溪畔的石头上坐下,看着溪水流向的远方,说道:“站着当然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

    众人想着神末峰顶的那把竹躺椅,心想确实如此,如果不是姿式太过不雅,他还真可能成为世间第一个躺剑游的人。

    卓如岁也觉得很有道理,接着说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万物一剑是天宝,自有真灵,如果师叔祖是借用了剑身,而并非妖剑本身,那么万物一剑的剑灵去哪里了?”

    “我没有问过,他没有说过。”

    赵腊月收回视线,看着溪水上飘来的一朵海棠花,说道:“也许是飞升的时候,被白刃击散了。”

    溪畔又安静了会儿,可能是因为白刃这个名字。

    “如果不是呢?”

    卓如岁盯着她的背影说道:“如果他真的是万物一剑,只是不自知呢?”

    溪水缓缓流淌,发出轻柔的声音,就像是无数声叹息。

    元曲挠着头说道:“这重要吗?”

    柳十岁说道:“我不在乎。”

    对他来说,公子就是公子,至于公子到底是景阳祖师还是所谓剑妖,真没什么区别。

    卓如岁还是没有放弃,看着赵腊月随溪风微飘的黑发,说道:“如果他真的是景阳师叔祖,为什么四年前要这样安排?”

    是啊,如果井九就是景阳,为何会思退?

    他们这些晚辈弟子都知道,井九向来信奉一句话——以退为进是弱者不得已而为之。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