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仙畜有别 > 第二十章:小青萍
    青萍摇头道:“我不曾听过沧海北冥仙山。”

    燕沉舟定定望着青萍,她那神情不似说谎,可她驱使纸符人的手法确实与北冥仙山的如出一辙。

    这世道,若有不凡诡怪之事,极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求助于沧海北冥仙山之人。可眼前的女子,她竟连听都没听过。

    良久后,燕沉舟闭上眼:“我叫燕沉舟,来自沧海,是北冥仙山的弟子,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青萍道:“青萍,我家在佛陀山。”

    燕沉舟再度睁开眼,眸中是一片漆黑里雀跃跳动的幽冥火,他喃喃道:“佛陀山……”

    自己这些年在外走动的地方不算多,可也不算少,这佛陀山是何地?真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燕沉舟亲眼目睹青萍以一人之力对战魔道中人,而那两个人都是他应付不起的,偏偏青萍与她们打了个平局,甚至还破了黄泉客的修罗幻境,如此了得的身手,想那佛陀山必是不为人所听闻的藏龙卧虎之地。

    由此一想,燕沉舟觉得青萍没听过沧海北冥仙山这也就不足为奇了。这大千世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青萍向来不喜多言,她不发一言之时看来更是冷若冰霜难以亲近,这洞穴之内本就阴冷潮湿,此番更如冰冻三尺,寒气逼人。

    燕沉舟还是忍不住问:“我见你从那阁楼上跳入江水中,后来是何人所救?”

    青萍微微一笑,那段往事固然是她一生最大的噩梦与痛,可有人出现,救了她,重新给了她一条命。

    青萍轻声道:“我师父,故渊。”

    那日,青萍从阁楼上一跃而下,她没有落入江水中,而是落入一个人的怀抱里。

    故渊牵着小渭崖的手走在长街上,行到石桥上时,小渭崖猛地拽着故渊的衣袖大喊:“师父!有人要跳水了!”

    故渊被小渭崖拽个猝不及防,手上还没吃到一半的糖人“啪”一下掉地上,碎了。

    故渊虽一脸心疼肉疼,却也不妨碍救人,他踏着石桥一跃而起,足尖轻点水面一掠而过,稳稳当当地接住了跳水的青萍后,他又轻点水面抱着小青萍回到了石桥上,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行人驻足观望齐齐鼓掌喝彩。

    小渭崖脸都急红了,见人被救下后他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故渊放下小青萍后,他蹲下去不住地摇头叹息:“可怜了我的小糖人哟,还没吃全乎就摔碎了。”

    故渊可怜相:“徒弟啊,再给为师买一个可好?”

    小渭崖一脸愁苦道:“师父!不能再买了!这是你今日吃的第五个小糖人了!你的牙若是再疼可怎么办?”

    故渊可怜巴巴地伸出一根手指头,道:“就一个,最后一个了!为师指天指地向你发誓!”

    小渭崖一手紧紧护住钱袋,他斜眼瞟着故渊,信你才有鬼了。

    师徒二人漂游浪荡这许多年以来,自打小渭崖懂事起,衣食住行皆由他细细盘算打理,从不让故渊插手。而小渭崖知事前,银两在故渊眼里,除却一口甜,皆可抛。是以,饥一顿饱一顿住破庙睡山洞是常事。

    瓷娃娃一样精致好看的小渭崖毫不妥协,但他还是好言哄劝道:“师父,今日不买了,我们不买了,吃多了你牙又该疼,晚上睡不着。”

    故渊引颈长啸:“呜呼!哀哉!”

    小渭崖不再理会师父,他转而认真地看着小青萍问道:“你小小年纪为何寻死?”

    小青萍木然地瞧着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渭崖:“我……”

    哀嚎的故渊一瞥倚江而建的怡红院,心里自然就明白了八九分。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功夫,怡红院门口浩浩荡荡来了一众人,为首者是个轻摇团扇花枝招展的半老徐娘。

    故渊心里啧啧叹道:“红尘多纷扰啊!”

    老鸨子还没近前来,故渊就笑脸迎了上去:“哎哟哟!这是打哪来的仙女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故渊生得俊美潇洒,一张好看的脸本就极讨女人喜欢,花言巧语更是信手拈来,哄得老鸨子笑逐颜开,呵呵直笑。

    一场硝烟就这样消弭在故渊的甜言蜜语里。

    小渭崖由得师父去,他像个小大人似的在一旁语重心长地开解小青萍:“生命如此贵重,自当惜之爱之,切不可如此轻易就白白丢了去。”

    小青萍哪里听得进去这些个大道理,得知娘亲的死讯,自己又身在烟花柳巷之地,日后命数如何,自不必说。

    小渭崖说得嘴巴都干了,凑近看才知一直低着头的小青萍在掉眼泪,他当即哑言瞪大眼睛,不知如何是好,一下子急起来,脸又急红了。

    小渭崖只好朝师父求助:“师父……她……”

    故渊正不遗余力地哄老鸨子开心,哪容得渭崖打断,他挥衣袖:“去去去!带着那小姑娘到一边玩水去!师父忙着呢!”

    小渭崖:“呃……”

    小渭崖别无他法,以往师父撒泼打诨这里痛那里疼的,只要买甜甜的吃食就会好。小渭崖从钱袋里摸出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