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说不爱 > 9.开端
    夜幕降临,这是个看不见星星的夜晚。

    余海言这两天都不太舒服,头时不时的出现刺痛,胃也跟着难受,所以他给自己煮了碗清汤挂面,加了两条青菜和少许的盐,就当是一顿简单的晚餐了。不过在煮的过程,余海言走了会儿神,结果面条煮的久了就变得软烂缠绕成一团团,他吃了一半就没继续吃了。

    冲完澡后,余海言坐在床边吹着头发,莫名的又想起了今天那个叫陆岺风的人。他从书房尘封多年的纸箱里翻出了以前的相册,上面很多照片都已经模糊不清,有几张照片的人脸甚至还糊出了漂移感,看起来就像是出现了灵异现象。

    无论是学生时期还是现在,余海言交际圈都不大,大多数人对于余海言的印象就是声音好听,看上去温和,相处起来舒服,但又难以接近,就像是有一层薄纱阻隔。相比起其他人喜欢凑成一个小团体以让自己随着主流,不过分特殊,他倒是喜欢一个人呆着,唯一比较亲近的也就只有打小一起长大的竹马林顾,所以他的同级生朋友本身也不多,至于见过几面的师兄师弟就更不会记得了。

    余海言辨认了半天也没从自己班的大合照或者是私下为数不多的与朋友的合照里找到陆岺风,他又看了下其他班的大合照,的确是没有。陆岺风当时说自己是他们的师弟,也许真的是师弟并且这个不相熟的师弟记忆力还特别好。于是余海言就把相册放了回去,决定将今天葬礼上无关紧要的这段小插曲抛之脑后。

    余海言躺在床上,把脸埋进卷成一团的被子里就露出了半个后脑勺,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他又做了以前做过的梦,温暖的水将他淹没。水面上的点点碎光像曾经看到过教堂玻璃花窗下被切成一块块的光,窗外夕阳落下,玻璃花窗染上一片夺目醉人的殷红。

    第二天是周六,余海言感到很疲惫,早上一直睡到很晚才醒。原本前两天余海言是请的一天假陪林顾的,结果没想到之后一请就请了天,不过余海言的工作性质本身也比较弹性,所在公司也是附属公司,再加上新成立的上级子公司来了新项目负责人,所以他们领导这两天也忙着跟新项目负责人寒暄打交道。

    昨晚冷空气由北方南下来到这座城市,大风呼啸拍打着玻璃,玻璃外水汽凝结成一层雾。床的一边贴近窗台,余海言一伸指尖尖刚好可以碰到玻璃,他的指尖像在玻璃上跳舞的精灵,划来划去又打了个圈儿。接着他又很快把缩回了被窝,把自己裹紧了些。

    太冷了,迷糊他想。大概过不了多久,今年的第一场雪就会来。

    正当他又快睡过去的时候,床头柜上的响了,余海言拿起一看,发现是叶卿远打过来的,前前后后连着这一通电话加起来有五通电话,最早的那一通电话是早上六点一刻,余海言赶紧接起。

    那头的叶卿远语气有些不悦:“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有点累,身体也不舒服,睡到现在才起。”余海言一边说指一边扣着被子的边角。

    “哦。“叶卿远的不悦一扫而空:”我今晚就回来,高不高兴?”

    余海言扯出了个淡笑:“高兴。”他有点无奈,叶卿远甚至都不会问他怎么了现在好点了没,但这无可厚非。

    他们本身就是不死之身,致命的伤口尚且很快就会因细胞再生而修复,病痛自然也不是什么大事,小病小痛很快就能好起来,就算有无法短期康复的病但也不会造成死亡,所以医院面向的受众也基本是被神接纳了的获得死亡权利的幸运的人。

    所以问与不问,关不关心在物质意义上并不重要,这是最无奈苦闷的地方,但又远不止于此。

    “晚上我想吃你做的剁椒鱼头。”叶卿远想了一会儿,又补充

    道:“嗯……还有爆炒螃蟹。”

    余海言:“嗯,好。”

    电话那头的叶卿远点了点头:“那行,我挂了啊。”

    余海言挂了电话,翻身下床。辛辣和螃蟹都会让胃更难受,他本来还想着冰箱里还剩些瑶柱和瘦肉,今天煮些可以暖身暖胃的粥。他很快洗涑了一番,准备赶上今天市场的末场。

    楼道的窗户还是开着,过道风特别大,余海言顺就把窗户给关上,但即便是关上,还是会有风从窗那边透过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吹进来的。

    出了公寓风就更大了,温度也比室内低了不少,害的余海言哆嗦了一下。地上的枯叶昨天刚被扫过,结果今天风一吹就又被铺满了,不远处的路人踩在上面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余海言把围巾给拉松了些,这条新围巾裹着没有之前那条舒服,紧贴肌肤的毛线刺的他脖子有些痒。

    到了市场,他先是买了些葱姜蒜,家里剩下半瓶剁椒酱所以不用买,所以余海言直接去了海鲜区挑了个卖剩的大鱼头,又让老板选了几只嘴里还在冒出泡沫的螃蟹,十月十一月是螃蟹成熟且最肥美的季节。常驻在市场里也不知道是谁家养的小黑猫跑到余海言的脚边蹭了蹭胡须,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余海言刚想蹲下摸摸它的下巴,结果小黑猫纵身一跃跳到了隔壁那一档的台子上,鼻尖碰了几下那儿趴着的小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