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俄狄浦斯之门 > 第六章 被困与对话
    罗璠保持着原先的姿势,蹲在水池下那个黑黝黝的洞口旁,水流声还没有停歇,但他已经完全听不到了。他的心脏慢慢地开始像擂鼓一样,在胸腔里疯狂跳动,震得耳膜嗡嗡作响,静脉在太阳穴上“突突”地跳动着,整个脑袋像是要炸开来一样,让他难以冷静地思考。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出,耸了耸自己已经完全僵硬的肩膀,努力使自己平静了一些。

    “如果,”他做出了假设,“如果这个人不是这里的租户的话,他是谁?我进来的时候的理由是检查下水管道......难怪他拒绝了我,但是他根本不住在这里,难怪......难怪厨房里干干净净,但,他为什么要给关云长上香......他知道厨房的位置,说明起码把这里搜查过一遍,门锁没有被暴力打开的痕迹,屋外只有一双鞋......”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我进来会妨碍他的目的的话,他......为什么要放我进来?”

    一想到这,罗璠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猛然攥紧,停跳了几拍。

    “他......难道要杀我灭口?怎么可能,那他就不应该放我进来,除非......”罗璠心里一跳,想到了他当时说的那句话。

    ......如果区里不能确保水电的安全情况的话,还是会继续派人过来检查的......

    罗璠瞬间明白了自己免于危险的关键。

    “他要在这里待很久!”

    “这样的话,我只要假装检查完水管,并装作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应该就能安全脱身。”

    罗璠思考完整件事情,正准备起身,却听见背后的门“砰”地一下被关上了,他回过头,只看见外面的那道黑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像是钥匙的东西。

    他要关门!

    罗璠心中升起一丝疑惑,但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么多,等到门关上了,可就真是被瓮中捉鳖了。他猛地一蹬腿,起身的时候双手顺势握上门把,微收小腹,左腿后撤半步,在地上划过一个小半圆,一扭腰身,将全身的力气使在了双手之上。

    他使劲拉门,但门竟然纹丝未动,后面仿佛连接的不是出租屋的厅室,而是一块用水泥封死的门洞。

    这时,老人手上的钥匙才刚刚搭上锁孔,钥匙转了几圈,直到将门彻底锁死,老人仍是沉默不语,转身离开,当他松手时,罗璠才看清楚,原来刚刚老人的右手,一直握着外面的门把!

    罗璠难以相信,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力气。他不死心,又后退几步,向前猛地一撞。老旧的木门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但看起来极其易碎的玻璃却连一丝裂痕也没有。罗璠又撞了几下,门还是没有要被撞开的迹象。

    罗璠正准备再撞时,忽然感觉到耳朵旁拂过一丝凉风。正常人在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去关注一些细小的东西,但罗璠此时精神高度紧绷,立刻意识到了这一丝凉风的不同寻常。

    厕所里明明没有窗,哪来的风?

    他在迅速回头的同时,俯身下蹲,靠在洗脸台与门的夹角之间,做出了防御姿态。但他背后空无一人,只有浴缸前的悬挂着的白色浴帘,将厕所隔成两块,此时正微微摆动,似是被什么吹起。

    罗璠微微放松,但心情很快随着那不断飘动的白色浴帘,又紧张了起来。

    那后面有什么东西?

    这一连串的类似于灵异事件的进展,让罗璠心中的疑惑更深了,那个老人如果要下杀手的话,应该趁他背对着他的时候就动手了,为什么要把他锁死在厕所里呢?他不敢迟疑,确认自己脱困毫无希望之后,拿出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关泽城,等到发送成功的绿色箭标跳出,他方才送了一口气。

    此时浴帘还在微微摆动,吸引着罗璠的注意力。

    他小心翼翼地蹲伏靠近,两手一前一后地挡在身前。

    “你在害怕什么?”

    这时候,一道悠远清脆的声音,突地从浴帘后面传来。

    罗璠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又缩回了门边。

    “你是谁?”

    那声音不理他,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你是在害怕我,还是在害怕你自己的恐惧?”

    声音平静,连语音语调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

    “你是谁?”罗璠咬着牙,又问了一遍。

    “我不属于某个名字,如果你一定要称呼我的话,你可以叫我‘沼泽’。”

    “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罗璠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只是来检查一下这层楼的水电,你们这样非法囚禁,是要被告的!”

    “‘法律’与我无关,”那声音继续说道,“而你,则是作为某种错误的‘形式’,承载了错误的‘内容’闯入了此地。”

    “不要装神弄鬼!”罗璠再也受不了对面奇奇怪怪的话,大声呵斥道,他刚刚已经把短信发给了关泽城,按照九龙西区的出警速度,不出五分钟,就能赶到这里。他一念及此,心下稍定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