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命运颂歌 > 第41章 暗流
    连续几天的暴风雪终于在今天清晨停下了,古老巍峨的君士坦丁终于在风雪的鞭挞下解脱出来,温暖的阳光洒落在还未融化的余雪上耀耀生辉。

    清晨,亚伯打开房门,昨晚卡萝在他房里睡着了,所以他只能睡卡萝的房间。

    “嘿!你怎么从卡萝房间出来?”艾伦早早地坐在客厅的餐桌前,桌上摆着三人份的晚餐,他目光闪烁,神情暧昧地开口。

    亚伯抽了张椅子坐下,打了个哈欠,无奈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艾伦。

    “这丫头也太傻了吧!”艾伦摇了摇头:“你昨天只是昏过去了,又没受什么重伤。”

    “没办法,我醒来的时候已经那个样子了,”亚伯轻声叹了口气,话锋一转:“话说你昨晚上去哪儿了?我睡得时候你还没回来。”

    “啊……还不是因为你。我跟我那上司商量昨天的事啊。”艾伦故作责怪地瞪了他一眼:“就算奥德里奇是魔裔,你怎么直接就把他杀了?还连尸体都给吞了?”

    亚伯拍了拍额头,无奈地说:“我没想要杀他啊。对了,你昨天是跟着我的吧?”

    “嗯,谁放心你一个人就冲进去?”艾伦翻了个白眼:“你说的没想杀他是什么意思?”

    亚伯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牛奶,甘醇的芬芳似乎要融化了他的味蕾,他深吸了口气:“我只是想不让他逃掉而已,谁知道那白色的骷髅直接把他吞了!另外,我好像还读取了他一部分记忆的碎片。”

    “记忆,原罪的力量真是可怕啊!先不说这个了,目前最要紧的事,”艾伦摩挲着鼻尖,组织着语言:“过两天会有一次仲裁,针对我们的。”

    亚伯皱着眉头,指尖敲击着椅子扶手:“仲裁?”

    他一边说一边搜索这脑海中关于仲裁的内容,仲裁,属于圣卢森法典中审判的一种特殊形式,对于行政阶层和贵族阶层以上的争议,如果涉及机密不宜采用公开审判的,由评议团进行仲裁。说白了就是见不得光的审判,涉及到统治阶层私下里的龌龊的争端,一般都会采用仲裁的方式。

    “仲裁的理由呢?因为奥德里奇死无对证?没办法证明他是恶魔?还是因为你私自将黑棘令借给我?”亚伯疑惑地开口:“是奥德里奇家族的其他人提起仲裁的?”

    “都有。”艾伦无奈地说。

    “都有?”亚伯眉头皱起:“那你说是我私自拿了你的黑棘令,不能把你也牵扯进去。”

    听到仲裁的消息,亚伯其实没有后悔,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还是会那样做,说不定下手可能还要重一点。因为他读取奥德里奇的记忆后,发现奥德里奇这些年做过的那些恶事,足够他死一百次都不够了。

    而且事情也发生了,仲裁就仲裁吧,只要不把艾伦牵扯进来就好了。至于自己,如果实在没办法,只能去见一见以前梅林带他拜访过的那些人了,至于结果如何,那是他没法改变的事了。

    “哈哈哈……”艾伦笑得合不拢嘴,许久才停下来:“师弟啊,你想得太简单了,这次提出仲裁的不是奥德里奇家族的人,是贵族议会!”

    “贵族议会?”亚伯重复着艾伦的话,他敏感地嗅到了似乎有阴谋的味道。

    “对,那些只会窝里斗的贵族嘛。而且他们提出的仲裁不进针对你,还有黑荆棘!”艾伦的眼神变得阴冷:“这次奥德里奇家发生的事让他们害怕了,盖尔再说也是个侯爵,就这样被人杀死在街头。他们想借这个机会扩大自己的利益。”

    “是吗?”亚伯揉着太阳穴,他隐隐有些明白了,在圣卢森,贵族阶层掌握着极大的资源又基本上无所作为。而当今的皇帝陛下,英勇而激进,自然是容不得他们横行霸道,从他即位以来,以各种理由削减贵族的权力,这次的事件深深刺激了他们敏感的神经,又让他们嗅到了反击的机会,所以才出现了仲裁黑荆棘的结果。否则,亚伯再怎么闹,也不可能引起这样的关注?

    他看着艾伦开口:“所以说奥德里奇的事只是个导火索?”

    艾伦笑了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啊,他说:“是的,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这次应该会闹得很大。”

    他顿了顿,将杯子里剩下的牛奶一饮而尽:“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等会儿你没课吧?我带你去见个人。”

    “谁?”亚伯疑惑:“老师?”

    “不是老师,不能再麻烦他老人家了。”艾伦摇了摇头,目光望向窗外:“是另一位值得尊敬的老人。”

    ……

    此刻,君士坦丁中央皇宫。

    作为圣卢森的各种意义上的中心,中央皇宫以雄伟古老的的姿态矗立在君士坦丁最中央,巍峨的宫殿如同古老巨人,俯瞰着这个庞大帝国的每一寸土地。

    一名穿白色礼袍的年轻男子跨越层层高墙,畅通无阻地走进了宫殿最深处。

    白金色的头发北风吹动,清瘦的面庞随和而自然,途中身披黑甲的铁血军士望向这个男人是眼里带着浓浓的尊敬和拜服。

    他刚一走进门,一个身穿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