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在异世界斗智斗勇的生活 > 第一章 相遇
    肩上抗着一只囚首兽,一只手用绳子拖着各种各样的动物的尸体,王丘玉脸上挂这满足的笑容往家走。红蓝双月照耀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硬朗的脸的轮廓。

    王丘玉对他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从那个末世世界来到这已经接近十年了,他始终未离开狐丘树林方圆百里,从月曜日到土曜日(周一到周六)打猎看书,日曜日将猎物带到附近的村庄换取锅碗瓢盆,柴米油盐。这地方民风淳朴,他吃不了亏。这种自然安闲的生活让他感觉颇为自在。

    不过有一点他很在意,他来到异世界后,他突然变成了一个哑巴,明明声带这些器官什么的都没有任何问题,但他就是不能说话。而且他的脑子里突然多出一个光球,每当他有意识的想起这个光球时,他的精力在一点点地被消耗,他会很快感到疲惫,与此同时,他会感觉有一些玄奥的概念被他一点点一点点地领悟。

    到目前为止,他对这个光球研究唯一的突破是在三年前,他在领悟的时候,突然晕了过去,然后等他醒来时,他发现他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字,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他莫名其妙地能够理解这个字,这是“死”,他到目前唯一说出口的字。

    除练习外,他到现在只用过他一次,全灭了一支从混乱的霍格王国流窜来的军队。在他开口的瞬间,两百多人直接暴毙,无论是为首的结印骑士,还是伤痕累累的普通士兵都在一瞬间死去,毫无没有反抗能力。(王丘玉从他们携带的文书中确认了他们的身份和实力)

    这可不简单,结印骑士在这个世界已经是很高端的战力了。感应元素为学徒,凝练魔力为学士,汇结法印(结印)为官者,心印结合为长生者,魂魄元素化为贤者。这是这个世界施法者的等级划分。

    贤者地位近似神明,要么游历世界,要么待在自己的贤者之塔里深居简出,几乎不现世。长生者也大都隐世,少数现世的也都被当做国宝供着。结印者已经可以在大国里身局高位了。由此可见这个光球赋予他的强大能力,虽然有很多局限,但不可以不说是可怕。

    这让王丘玉感到很不安,这让他感觉自己仍然没有摆脱另一个世界的影响,让他感觉自己处在一个被人控制的棋局里。这也是他一直待在狐丘的一个原因。

    当然,他这么闲散地待在一个可以说是穷乡僻壤的地方生活十年,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自己。他累了,在上个世界。

    他喜欢现在的生活,用末世里饱经考验的身躯在这个世界里打猎,可以说是游刃有余,他可以很轻松地猎到一大堆猎物,去换取自己的生活物资。每天看看书,打打猎,多悠闲啊,他没有必要在日常生活中用到那个“死”字。

    这挺好的。

    王丘玉如此想到,哼着曲子,想着自己这两三个月来攒的钱又能在镇上卖到好几本书,心情更加愉悦了。

    突然,王丘玉停下了脚步,眼睛微眯,一道锐光在眼眸中一闪而过。他把猎物放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着前方走去。

    走到一小片泥地上,王丘玉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从腰间迅速抽出飞刀,向几个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试探性地攻击了一下,确定了周围没有人后,他才蹲下观察起不同寻常的血迹和脚印。

    “这尺寸,应该是个孩子,或者是个小脚的女人。霍格的难民吗?可是就算是身强力壮且经验丰富的壮年男人也很难穿过影暮大森林,这个女人又怎么过来的呢?可...周围又没有其他脚印了啊。难道又是本地的吉姆那样乱来的熊孩子?”王丘玉分析着,心里有点在意,如果是熊孩子乱跑的话,都流血了,那他状况太危险了,而更让他担忧的是,这如果不是本地的熊孩子弄的,而是霍格那边的人,那问题就大的,能以女子之身横穿影暮森林,这人对周围的村子就是个很大的威胁。

    考虑到种种因素,王丘玉打算顺这足迹走走看。

    “这个方向是...狐丘河。”王丘玉顺着这足迹走到尽头,眼前之景豁然开朗。他看到在清冷的月光下,一个小小的身影身上穿着血衣,倒在河边。

    王丘玉疾走大步地来到这人身边,细细打量着这人,不由得皱起眉头。

    破旧的麻衣浸染了凝固的血液后看起来硬梆梆的,纤细而苍白的四肢上沾满了血渍和污泥,他的脸上全是泥巴之类的脏东西,杂乱的短发略显干枯,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身上找不到一道伤口,那这么多血是怎么回事?是别人的吗?这个看起来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究竟经历了什么?

    王丘玉心里满是疑惑,这个小男孩看起来毫无疑问是个难民,但他这么小,是怎么穿过影暮大森林的?而且他的皮肤虽然苍白,但看起来很白嫩,就连镇上那个一直养尊处优的熊孩子吉姆都不一定比得上他。这很显然不是一个难民该有的皮肤。这些矛盾的特点让王丘玉感觉很奇怪。

    王丘玉摸了摸这孩子的四肢,无力而细弱。又贴在他胸口听了听,心跳很弱。这不像是那种从小被当杀手养的孩子该有的身体素质。

    他有些举棋不定。他的良心告诉他,如果他不救这孩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