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Glance > 第4章
    白清陆:“???李箐你发一段莫名其妙的音频过来干嘛?”

    李箐:“这可是我废了好大的力气给你弄过来的,陆哥哥你想想,特工和间谍的歌如果能有旁白,不是能很快地把观众带入到这个紧张的氛围里面嘛。“

    “你想得还挺周到,往歌里加入旁白的做法我还真没想过,谢谢了^v^”

    “不客气00"

    李箐:放着这种免费劳动力不用简直就是一种损失。

    迟椋:谋害未成年人犯法,行,我忍。等他长大了,咱们叔侄二人再好好算算这账。

    白清陆在听完音频之后,瞬间就来了灵感,仅仅用了天时间就作出了自己的第一首原创曲。

    整首歌分成两段,旁白是起始,演戏作为亮点部分承转第一段到第二段,最后收尾,起承转合一应俱全。这时候,蝉鸣声声突然发来了条私信,希望白清陆和她一起参加合唱。

    白清陆参加节目纯粹是为了提升自己,压根就没想到要和别人合作,奈何他不奔海去,涛凭风自来。

    不忍心辜负妹子的一番好意,白清陆委婉拒绝了蝉鸣声声的邀请,准备迎接两天后的最终复试。

    r市体育馆经过了几天的沉静以后又因为选的汇聚而重新热闹起来。

    白清陆不知道是自己运气太好还是怎么回事,实力强的和赢面大的几乎都跑去唱合唱了,独唱只有十来人,他在最后压轴出场。

    其余人唱完,灯光俱熄,独留一束在舞台正央,旁白兀自响起,虽然经过了变音处理已和普通人无异,但其满当的情感却掩藏不住,很快就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带进了一位潜伏者的内心独白。

    “徘徊,不断的徘徊,焦灼,不断的焦灼,如同烈火,要把我蚕食殆尽。”

    白清陆从幕后走出,一步一步迈着沉重的步伐,在光照不到的地方缓慢向舞台央走去。

    “孤独,是空虚诞生的温床,我向前走,步履不停,走在孤身一人不知生死的单行道上。”

    “黑暗,无数个彻夜难眠的夜晚,有一个来自天边的声音让我,多听听地下亡魂唱的歌。”

    第一段结束,间奏乐响起,白清陆恰巧走到聚光灯下。他像变魔术一样从兜里掏出枪,对着自己,音乐刺耳的枪声响起,冒出硝烟的,却是来自他身后的暗枪。

    间奏结束,第二段音乐开始。

    “虚伪,戴着面具无人识得我的真,几分思量几分猜,真真假假。”

    “站在暗处向遥远的光里抬头望,他说了一句话让我永生难忘,潜伏者穷其一生躲躲藏藏,图的也只不过是一声值得罢了。”

    音乐戛然而止,舞台再次归为平静,评委们呆住了,随即是一片热烈的叫好声。从台下传来,之前的选都在为他欢呼鼓掌。

    白清陆长吁一声,这首歌他发挥得还算稳定,没有出什么错。

    他非常庆幸自己能排除内心的不确定和动摇参加这个海选,他能感受到自己在不断成长。除此以外,也更坚定了自己在歌唱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的决心。

    后台,摄影前,一个人默默看着这一幕,久久未发一语。

    ”那个……迟影帝,你拍完了没有啊?我,你看,我也要工作的,你这……“

    工作人员战战兢兢说出口,怕自己哪里说得不好,冒犯了他。

    “嗯,我知道,稍等我接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对面劈头盖脸就说了一句”舅舅,你拍好了没有啊???能不能快点,要不是我有课,不说了,要上课了,嘟嘟嘟——“

    迟椋看了看电话,在心里默默翻了个大白眼。他拍了拍工作人员的肩膀:“家里有个麻烦没办法,耽误你们工作了,我这就走。”

    “不不不,没耽误没耽误,您走好。”工作人员摇头摇得像拨浪鼓,那奉承的样子就差没把迟椋恭送出去了。

    迟椋出了门,摄影的房间比较闷,他呼吸了口新鲜空气,看着里那名稚嫩的少年,他还是难以想象这跟舞台上的竟是一人。

    比起之前的偶有印象,现在的迟椋已经把白清陆的身影记在了脑子里。

    “喂,什么行程,好,知道了。”

    他有预感,他会跟他一样在这个圈子里有所不凡,但现在太早了,一切都尚未成熟,一切都尚未开始,前路如何,尚未可知。在没看到结果前,迟椋从不轻易下定论,但这次,显然跟以往不同。

    白清陆从独唱胜出,蝉鸣声声从合唱胜出,至此e平台的参选者已经全部当选完毕,来自其他地方的选也在陆续集结。

    节目初步宣传都已经到位,筹备进入倒计时阶段。

    但e却出了一点意料之外的状况。

    断角的鹿和蝉鸣声声的粉丝撕破了脸皮,据说理由是因为蝉鸣声声在直播的时候有意无意地透露断角的鹿在复试的时候拒绝自己的消息。

    蝉鸣声声的粉丝知道了这件事情当场就去断角的鹿的直播间留言,骂他不讲人情,自私自利,而白清陆的粉丝坚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