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废铁abo > 第9章
    “您新买的人造人?”施远抬首瞅了眼,可惜梁亦辞颀长身形将对方掩得严实,只能越过肩膀瞧见一头黑发毛茸茸晃了两下,忽而又没继续向前的动静了。

    为了不显失礼,施远遗憾敛回目光,客套问:“是保育基地最近研发的新款吗?”

    “不是。”梁亦辞慢条斯理地掸走衣摆的小尘埃,回忆着颈环上的字母,“具体的保育基地地址不详,不过钢印号显示为e类代工厂。”

    “第一批老牌厂?”施远震诧道,“据我所知,因为设备落后,最后一家e类代工厂上月也过渡为重工业了。”

    “唔,似乎是有这回事。”

    “这么老的款式啊?我还以为早被市场淘汰了。”施远感慨完,眨了眨眼,“我认识本市保育基地的销售部经理,您需要的话,可以联系他以旧换新。”

    “暂时不必,谢谢你。”梁亦辞低笑道,用下巴虚指不远处的吧台式酒柜,“我这人比较恋旧。总觉得酒搁越久越醇,人也差不多。”

    施远了然颔首,但考虑到新闻屡次报道的旧批次质量问题,还是忍不住提醒:“但,还是得注意最佳适饮期。超过期限,酒质总会衰退的。”

    梁亦辞不置可否,侧身向后扫了眼。

    只见躲在暗处的e026脊背挺得更板直了,像即将被抱上实验台的小白鼠,压根不敢吱吱乱叫,缩在掌心里瑟瑟发抖。

    “等我腻味后,应该会吧。”他玩味道,将beta好心递来的销售部经理联系方式存入通讯设备,收起屏幕又低笑,“但恐怕不是现在。”

    “他是不是有点怕我?”施远等候半晌也没瞧见人影,就打发时间似的,把眼睛摘下来,缓慢擦拭灰尘,再戴回去。

    “不是针对你,谁叫这位小朋友是巧克力味的。”

    施远没听懂两句话之间的联系,便只装成一副羡慕的样子,浮夸说:“梁教授不愧是位浪漫诗人,连给oega的称谓都格外宠溺。”

    梁亦辞噙了丝笑,直道对方谬赞了。

    楚悕注视梁亦辞背在身后、做出推拒势的掌心,眯了眯眼,意识到对方方才只是在测试自己。但不知为何,没多时就改了主意。

    楚悕翻转腕,微型刀片顷刻间又隐没进暗兜。他五指蜷曲,沉默扣住旋梯扶,尽量敛低呼吸减少存在感。

    隔了良久,梁亦辞才慢悠悠补充:“前两天新闻提到过,拥有甜口信息素味的oega都是小孩。”

    他眉梢矮得有些无奈:“不光喜欢撒娇,还容易怕生。每次家里有客都会躲起来。”

    “这种性格挺可爱的,”施远恍然大悟,便道,“柔软和依赖感本来就是oega的卖点。”

    “话虽如此,我还是替他向你道个歉。”梁亦辞捏捏眉心,言语温柔如清风,“小孩子不懂事。最近惯得狠了,一时间有些舍不得逼他出来见客。”

    施远连连摆,表示可以理解。

    楚悕屏息凝视谈笑风生的两人,绷直了尚且酸疼的大腿,听梁教授信拈来的鬼话听得额角突突直跳——那家伙堪堪才逼得自己差点要血溅梁宅,现在居然就有了心思假扮深情!

    他不知道曾经那些oega会不会也是梁教授卖弄深情的牺牲品,总之,楚悕注视那道颀长伟岸的背影良久,忍不住摩挲颈环,在计划栏里又添一条。

    事成之后,他一定就得在世人面前撕破梁亦辞虚伪的假面。

    你来我往片刻,施远瞧了眼腕表,梁亦辞逮住会,施施然反问:“还有工作?”

    “对,还需要去邻街取点东西。”施远垂下胳膊,疲乏道,“办公室的智能脑出了故障,刚巧a城最大的维修点就在附近,我就顺便来拜访下。”

    “那里技术的确不错。”梁亦辞感慨说,“我为了家里不用的扫地器人,在那家办了张年卡,每次取回家都焕然一新——就是收费比较贵。”

    楚悕偷听得有些兴缺缺,闻言扫向黏在脚边的扫地器人,就蹲下来,将器人安抚抱上充电底座,又捋了把它软乎乎的长毛。

    扫地器人委屈巴巴地发出呼噜声,明显比语气起伏向来不大的e026会撒娇得多。

    楚悕更加坚信,若不是梁亦辞满口胡诌,自己一辈子都和畅销货沾不上边。

    “这就不是我需要担心的事了。”施远轻笑道,“毕竟可以开发票报账。”

    又聊了一阵某位幸运儿刮发票涂层,结果奖了一台民用飞行器的娱乐新闻,beta埋头看时间的频率变得更高。

    梁亦辞终于听见角落不耐烦的窸窣声,有类似拨弄锡箔纸的异响钻入耳膜,便恰到好处地提及:“维修点的那位alpha老头是个械能,就是挺爱唠叨。上回我迟了几分钟去取货,对方拖着我念叨了四十分钟,说下回再这样就得收托管费了。”

    “那我可得快些赶过去。”施远趁说,“托管费恐怕报不了账,还会被领导发现我趁溜去玩了。”

    “话不能这么说,施先生来找我,不也是谈公务?”

    “今天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