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他山之玉 > 第20章
    吕宋慢慢地蹲下来,跪在了沙发边,正对着张乔山的脸。张乔山也不年轻了呀,眉眼之间是成年男人的韵味,薄薄的嘴唇一丝也不分开。

    夜间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远处的霓虹打在张乔山的侧脸上,将吕宋眼前的一切组成了一副蒸汽波风格的现代画。

    吕宋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往前送。直到四片唇瓣碰在了一处,他才把气吐出来,想要把张乔山紧抿的嘴吹开。他觉得自己真是不一样了,竟然不能够浅尝而止,而想要深刻的交融。

    可能是吃到了张乔山嘴里的酒气,吕宋感到一些醉醺醺的意味。他恋恋不舍地把嘴唇移开,深切地盯着张乔山的容颜。

    他被现在的张乔山完全属于自己这个现实,以及随着这个现实而来的幸福冲昏了头脑。

    于是他又用自己的唇瓣去抚摸他光洁的额头、刀锋般的眉毛、眼角的小痣、高深的鼻梁、长了一些胡茬的下巴、明显的喉结。

    轨道被张乔山的衣领切断了,于是吕宋开始解他的衬衣。一共是颗纽扣,吕宋只解了半分钟。他汲汲地去摸张乔山的上半身,入皆是不可抗力。

    这个时候,张乔山慢慢睁开了眼睛,他一时不能接受眼前的人,用了好一会儿时间才明白过来,现在是他在被吕宋侵/犯。

    他一把抓住了吕宋的腕,换来了一声痛吟。这个声音就像一百米起跑处的枪声,立马把两个在失去理智的边缘徘徊的人拉入了欲/望的渊。

    张乔山把吕宋拉到了自己身上,实实在在地坐下。他从吕宋的后颈施力,把那两片圆润的唇再次按在了自己的上面。

    吕宋感受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接着是一条火热的舌。它好像饿了几百年,好容易见到了鲜活白嫩的食物,一发不可收拾。他要窒息了,除此以外,口水也一滴不剩的全被张乔山抽过去了。

    “嗯…嗯…”然后是一声脱力的哈。张乔山才慢悠悠地放开了吕宋,他盯着吕宋温柔的脸,有点想要落泪。

    他想让眼前的吕宋,从少年、年、老年,都属于他张乔山一个。

    两个人很快都脱尽了,吕宋雪白的身体慢慢展现在张乔山面前,但是他用遮住自己的肚子和小腹,不让人看。夜里黑,张乔山没有仔细看,只当对面的人害羞。

    他把吕宋的双腿扣在自个儿的腰上,去了浴室。

    刚开始的一截水是凉的,谁也没在意,张乔山把吕宋的背压在方纹砖上,与他接潮湿的吻。又从沐浴露的罐子里取了一大泵,全部抹在了两个人相切的地方。此时,他们是两个光滑的圆,即将就要相交了。

    吕宋的一张脸在浴室的暖光里光滑柔和,平日里淡淡的一双眼睛现在都是春/情。张乔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是个禁欲主义者,此时却比谁都要渴望进/入那个小口里去。

    “乔山,干/我。”吕宋发疯似的地说了一句。张乔山的眼睛瞬间红了,不管不顾地干了进去。

    两人都是六年后的第一次,一辈子里的第二次,谁也不舒服,但是没人想要停下。这样的水乳/交融,胜过世上任何一切。

    如果要张乔山来找一个比喻,他会想用完钢盖回盖子的瞬间,领带的扣子滑到领子放好的瞬间,邮件发出去显示送达的瞬间。

    如果要吕宋来找一个比喻,他会想奶泡和咖啡液融合的瞬间,煮粥时电饭锅打开的瞬间,太阳天把被子整齐铺在阳台的瞬间。

    他们就是榫与卯了。是人类天衣无缝的智慧。

    张乔山还是那个寡言的性格,做/爱时也不爱说话,只管卖力。吕宋脱掉了十岁的壳,只觉得自己是重生了,什么话都说。

    “啊…不要了…不要了…”张乔山听话地放慢了速度,吕宋却用双腿把他夹/紧了,自己撞了上来。张乔山不知道怎样是对如何是错,干脆都把吕宋的话当成了背景音乐。

    干得狠了,吕宋想逃出去歇一会儿,被张乔山从后面把腰揽住了,按在洗台上。他的两瓣屁股像粉红的桃子,轻轻碰一碰捣一捣就流水。

    张乔山故意不进去,在入口和会/阴来回磨蹭,把黏糊的体/液抹在吕宋的下面。

    吕宋难耐地呼吸娇吟,他想一定是两个人都醉了,可是他明明滴酒未沾。他把屁/股抬起来摇了摇,就像艳/星舔自己的唇,明晃晃的邀请。

    张乔山如何能够坐视不理,他干脆地把头对着球门装进去了。几百下以后,全部送了吕宋。

    浴室里终于结束了,吕宋扑在洗台上一丝力气也无,被张乔山用浴毯抱起来送到卧室去了。

    张乔山开了荤,哪能轻易放过吕宋,没有上/床就又干了进去,吕宋的嗓子底发出了一声绵长的叹息。

    他们像是要把六年的日夜补回来似的,一刻也没有停下。吕宋觉得床要晃坏了,整个人规规矩矩,随意张乔山处置。

    天亮得慢。

    吕宋醒过来的时候,张乔山把他缚在怀里,紧密地没有间隙。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像六年前一样,在张乔山的嘴唇上印了一个吻。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