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不忆江南 > “久儿!新年快乐!”
    清早上风还有些大,林久站在长廊上,看着竹林一老一少打太极。

    易江南显然还没睡清醒,后脑勺的头发都乱糟糟的,东一缕西一缕的。易老爷子可精神得很,穿着一件长袍,年纪虽然大但身子骨硬朗。

    打起太极来,比易江南更有形状,每招每式都在一个特定节奏上,看不清他的步伐动作,可总觉得有一股奇妙的平衡感,好像生来就应该这么做。

    收式后,易江南又打了个哈欠,惹得易老爷子数落。

    他眼睛尖,隔着老远就瞧见了林久,伸喊他,说:“久儿,怎么不多睡会儿。”

    林久乖乖上前,说:“早上空气很好,哥哥会打太极?”

    易江南点头,又做了几个招式,说:“是不是很帅。”

    易老爷子一把按住易江南那头乱毛揉,说:“学太极不是让你耍帅的!”

    “爷爷要不要教教久儿,久儿身段好,肯定比我学得厉害。”

    大孙子毫不藏私,易老爷子看向林久,轻哼一声,却背过他继续打太极。

    易江南拍拍林久的后背,那人便跟着扎下马步,学着易老爷子的招式。

    比起第一次,易老爷子这次打得慢了很多,身上每个部分都做到最为极致的状态。抬腿抬,都不见他出现任何一次站不稳推不动的情况。

    林久悟性高,学着老爷子打招式。他年纪不大,身形却已经初显。一米的个子,四肢修长,做起动作来格外好看。

    易江南也不敢偷懒,刚刚做完一套已经出了一身薄汗,清醒了不少。

    人在竹林里打着太极,冬风吹过,叶子落了一地。有枯黄的,也有不少青叶。踩上去绵软无比,像是一层地毯。

    打完太极后,易老爷子看林久的眼神没那么刁难了,数落着起晚的大儿子二儿子,随后哼着黄梅调回了房间。

    易思易归也起了,正在书房做寒假作业呢。

    易江南拉着林久回屋洗澡,洗完后直接扣着林久的腰上床睡觉。

    林久吓了一跳,说:“哥,该吃饭了。”

    易江南给他盖上被子,说:“爷爷早上打太极,打完要睡个回笼觉,午才起呢,我们还有个小时睡觉。”

    易江南显然是已经把老爷子的习惯摸索得清楚,他睡得坦荡。林久却皱着眉瞪大眼,腰被易江南扣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只能叹着气在床上等他醒过来。

    睡醒后,直接用了午饭。他们家还有分桌的习惯,个当家的坐在一起吃,另外小孩儿们和易妈单独坐了一桌。

    那头讲着老爷子的规矩,死气沉沉的,各自不说话。

    这边小孩子多,哪儿能静得下心来,一个个闹腾,倒是欢声笑语的。

    吃完饭后,易思易归拉着易江南,说要去村口那小卖部里买烟花。家里大人闹不过,嘱咐几句后,就放他们出门了。

    林久走在后面,前边易江南左牵着一个,右牵着一个,说说笑笑的,朝着村口走去。

    郊外海拔比城市里高,下的雪到达地面也变成雨了,凝不起来。沥青路湿哒哒的,走得很不舒服。

    到了地方,易思易归跟放飞的小鸟似的,一下就投进了小卖部里。又是买烟花又是买零食的,都空不出来。

    林久也不挑东西,安安静静的跟在易江南身后。

    “久儿要不要吃零食?”

    “不了。”

    易江南不吭声,扭过头看他。

    林久也察觉到自己回复得太快,显得有些刻意,于是乖顺地笑了下,双背在身后,一副乖孩子样子。

    买完东西后,两只小的里都装不下了,乐乐呵呵地走在前头。

    易江南往林久兜帽里放了个什么东西,随后压低声音凑到林久耳边,说:“别难受,我只给他们当天哥哥,给你可是要当一辈子的。”

    说完也不听他回话,上前挽着两个小孩儿走。

    林久揉了揉通红的耳朵,伸拉起兜帽一看,撕开包装纸后,笑着往嘴里塞。

    外面包裹着麦芽糖,里头是花生和瓜子碎,掺杂在里头的还有不少的芝麻。一口咬下去又香又脆,外头麦芽糖还粘牙,得舔好一会儿甜味才在嘴里融化。

    酥心糖。

    年夜饭是要好好准备的,他们出门买烟花时,易妈和保姆阿姨就在家里筹备,各式各样的菜都得做。

    等他们回家时,易爸正坐在客厅跟老爷子下棋。小孩儿们都怕爷爷,抱着烟花和零食偷溜回屋。

    林久站了会儿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于是推开厨房的门,说:“阿姨,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易妈瞧见他,说:“小久啊,嗯帮阿姨扒个蒜吧。”

    厨房空间不大,林久蹲在地上扒蒜,易妈和保姆阿姨说着闲话做饭,不紧不慢地,像是在做一个艺术品一样。

    易江南坐不住,倚着厨房的门看他们做饭。

    林久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把两个蒜头扒完了。他看了眼砧板,说:“阿姨,胡萝卜要切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