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属于他的人鱼 > Chapter 26
    chapter 26

    ***

    初冬以来,气温在八度至十二度徘徊着。虽然谈不上寒冷,比起夏季还是冷了许多,稍不注意便会受凉,加之前段时间台风肆虐,s市也受到了波及,因此,私人医生造访时带着雨伞。

    上一次他来时,是半个月前最后一次为月国进行康复训练。月国的一切都由江先生安排,医生不会擅自和月国联系,月国只知道他姓卢,不知道他叫什么。

    一进屋,便被别墅里空调的暖气所笼罩,气温舒适,却令人感觉到一股沉闷的气息。

    瘫在沙发上的病人穿着一件高领的薄毛衣,**盖着毛毯。身上躺着一条小狗,和它的主人一样受过伤,失去了一边前腿,残肢的部位缠着蝴蝶结,看得出主人是个细心的人。他们像是准备进入冬眠一样熟睡着。

    抚摸脉搏观察了几秒,让曜臣把药箱拿来。除了大型的仪器,家里备有各种小型的医疗设施和药品,曜臣也会操作部分。测量体温后,月国睁开眼睛动了动。

    “昨**通知我时体温是5度。现在已经82度了。怎么会忽然加重发热呢?”

    卢医生为难地说,昨晚只是让月国服用了临时的感冒药,他没想到会加重。月国本就不是体质强壮的人,更需要注意防范。他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感冒加重是他没有对症下药。

    “昨天洗澡时有点着凉,所以他感冒了。”曜臣的眼神看不见波澜,却说着自责的话,他俯身在沙发上用和嘴唇的温度分别试探月国的额头,“抱歉,不该在浴池里玩那么久。”

    他没有说昨晚的事,只暗示他们一起洗澡。月国更不会提,连高领毛衣都是为了掩饰脖子上的伤痕。

    月国轻微地点头,然后口型说“对不起”,好像感冒这件事是他自己的错,而且给曜臣添麻烦了。曜臣为了在家里陪自己看医生,没有去公司。

    “倒也没有太大事,不过要注意,准备输一次液吧。”

    冰凉的测量仪从毛衣内移开。

    对于这样的小动作,月国丝毫不敢乱动。若是表现出敏感,一定会令曜臣不悦,之前也是因为和卢医生单独说了很多话,曜臣不太高兴。因为曜臣多次对他动粗,他不敢再激怒他。

    卢医生拿来健康档案和营养表,还有一些康复注意事项。输液的同时,也测了心率和血压,数值正常。

    他忽然感叹了一声,说是最近高先生变瘦了,要多多起来活动,别墅院子很大,可以多走走。

    月国看着卢医生的眼睛,对方似乎感觉不到自己的焦虑。

    曜臣没有给他配备家里的钥匙,出门也会锁门,连落地窗也会从外反锁,他的活动范围就只有屋内,而且曜臣会给书房和仓上锁。一日餐是家政妇来做饭,洗完餐具就会离开。别说出门,连电话也不能随便打,现在他的电话在曜臣里。

    当着卢医生,曜臣就挂掉了好几个打来的电话。月国有预感,那是世杰打来的,他的联系人不多,只是他连开口询问的勇气也没有,而且,若不是世杰打来的,曜臣怎么会挂掉,以世杰的个性,被拉黑一次,还要用别的电话尝试。

    是不是因为世杰有话要对他说?月国头脑昏昏沉沉地想。他居然很想见到世杰。不止是世杰,是谁都好,只要不是曜臣的亲友和下属,他想和过去的朋友倾诉最近的苦恼,一时之间竟然也想不到有任何可以诉说心事的朋友,因为过去的日子里,他的世界就是围着家人和世杰转。

    输液后,医生很快离开了,月国又陷入更深的睡眠,何时被抱进卧室里也毫无察觉。

    发热在一天后开始好转,卢医生没有再来,月国转为吃药治疗。

    那日后,曜臣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有几日晚上甚至不回家。不难想象,毕竟这只是他家里房子的其一套,他偶尔也要去住他母亲那里,或者去月国不知道的地方,他以前的公寓依然请人打扫着,有时会回去,也许是应酬工作,也可能是另觅新欢。与其说是不想问,不如说是没有会问,被没收后,月国只能用家里的电话和他通讯,每次都要移动到玄关才能通话,极不方便,通话因此变少了,他们能见面的时间就是曜臣回家时。除了家政妇和周六的下午舒焱会来学习钢琴两个小时以外,几乎没有人能和月国交流,别墅变成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他在家里不断地练习上楼、下楼,不知何时才是这段感情的尽头。重要的是,对于未来的安排一筹莫展,若是能找一份工作,他才有会摆脱现在的状态,可是哪儿会招聘他这样行动不便的人,唯一的可能是找以前琴行的老板娘帮忙,可是他想过,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不好,形象不佳,出去教小孩弹琴可能会吓到孩子,也得不到家长的信任。除非安装义肢,再习惯用义肢行走后才能方便出去工作,而且不比小腿义肢,工作的辛苦他难以想象。何况这事要定下来肯定得先和曜臣商量,曜臣最近晚归,就这样一拖再拖。

    半个月后,月国为自己争取了一次外出的会,并不是他主动提出的,而是由舒焱的家长提出的,邀请他一起吃午饭,感谢他这段时间的关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