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教主!先生今天又旷课了[综武侠] > 9.交手
    江云楼愣了愣,转瞬间便想明白,一定是任盈盈与东方不败提过这件事,东方不败才知晓的。

    他当即一揖,真诚道:“那日多谢教主相救。”

    东方不败淡淡一笑,似是不在意道:“举手之劳罢了。”

    江云楼见他不似往日在任盈盈处那般沉默,一副不愿与人多做交谈的模样,反而显得轻松随意很多,轻轻歪了歪头,道:“初次见你时也是在这棵树下,教主很喜欢这棵梧桐?”

    东方不败没想到他会对自己问这样一句话,定定打量了他两眼,才回答:“从前我也在半山腰处住过几年,那时的确很喜欢,这些年就很少再来了。”

    他眸光沉静,一如既往的辨不清真实情绪,江云楼却直觉的认为今日的东方不败心情不错,并无即刻离开的打算。

    他道:“传闻凤凰非梧桐不栖,可见梧桐是好树。”

    东方不败轻轻勾一勾嘴角,道:“好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被拿来做乐器。”

    说着瞥了一眼江云楼背上的琴。

    江云楼顿了顿,仿佛听出了他语气里微微的挖苦,不禁轻笑道:“我这可不是梧桐做的。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梧桐材质好,做出的乐器也好,不仅如此,梧桐的种子亦可食用,可不就是好的么。”

    东方不败看他神色自然,言语间并无近些年听惯了的阿谀逢迎或战战兢兢,倒像是寻常朋友间的淡淡几句交谈。

    ……这江云楼似乎不怎么怕他,反倒是对着童百熊、曲洋等前辈老人时显得更加恭敬些。

    东方不败轻轻一甩袖:“你会武?”

    他知道江云楼会武,这句话便不是疑问的口气,而是带着种跃跃欲试的战意,但凡听到的人,就一定会明白东方不败的言下之意。

    他要战。

    与谁?

    当然是与江云楼!

    江云楼摇摇头,道:“空有一身内力罢了,无什真本事。”

    东方不败听闻此言,也不愿多费口舌,江云楼的话音刚落,他便一挥袖子,一掌拍向青衣男子胸膛。

    他内力深厚,出手亦十分霸道,红衣翻飞间,江云楼只觉得一股森冷强硬的气劲如雷霆疾发,扑面而来!

    他立即伸手对了一掌!

    清冽浑厚的内力与对方的内劲相撞,绵绵不绝,二人皆是内力充盈的高手,一时之间竟是不相上下。

    东方不败这一招已算是奇袭,他见江云楼应对自如,不禁赞了一声:“好!”

    说罢,顺势撤回那一掌。

    他收发自如,一身内力如臂指使,可见武学造诣极高,江云楼也迅速撤掌,横琴于身前,指尖轻轻一拨,“铮”的一声,琴音裹挟着内力,挡住了东方不败的下一掌。

    东方不败身法极快,出手却排山倒海、势如雷霆,又快又重。

    江云楼不慌不忙,沉着以对,他足下踩着玄妙的步法,似快似慢,眨眼间便与东方不败拉开距离,又是“铮”的一声,琴音如浪涛,向着东方不败席卷而去,原是那红影再次攻了过来,江云楼的琴音恰恰与东方不败的掌力相互碰撞、抵消,掀起一股劲风,红青两道身影还好好的站立着,梧桐树上隐蔽多时的鬼祟人影却被狠狠掀了下来。

    东方不败指尖飞出一道银芒,正中那人眉心。

    那鬼祟之人睁大了眼睛,一落地便断了气,竟是当场毙命。

    三掌皆被挡下,以浑厚内力化解,江云楼又只挡不攻,东方不败停下后也立刻停了手,足见其品性。

    东方不败看也不看落在地上的尸体,挑了挑眉,语气听不出喜怒:“这还不算真本事?”

    江云楼却是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死尸,停一停,才谦逊道:“教主并未全力出手罢了。”

    东方不败勾了勾嘴角:“彼此彼此。”

    他的目光落在江云楼怀里的琴上,这琴暗藏玄机,方才匆匆一瞥,他分明看见了琴下藏着的一把窄剑。

    琴中剑。

    东方不败心中思索。

    衡山派历代高手都喜音乐,当今掌门人莫大先生更是外号“潇湘夜雨”,一把胡琴不离手,有“琴中藏剑,剑发琴音”八字外号。

    实在是很难叫人不去联想。

    东方不败越发觉得江云楼与衡山派颇有些关系,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只背着手,似是随意的询问道:“为何要在黑木崖教书?”

    江云楼见他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思,便也收了琴,答道:“暂时无处可去。”

    至于桑三娘将他捡上黑木崖一事,东方不败想必知晓,他也不必再说一遍了。

    东方不败又问:“听曲长老讲,你有意下山闯荡江湖?”

    江云楼点了点头。

    他是任盈盈的教琴先生,是曲洋推荐给东方不败与任盈盈的,曲洋将他的打算告诉教主也在情理之中。

    他低头咳了几声,答道:“我有许多想做却不曾做过的事情,所以就想着,还是趁着年轻时去闯一闯的好。”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