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非典型网游文 >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第肆叁伍章 麻痒
    麻痒的感觉快速扩散,简直就让肇裕薪生出了一种无法继续游戏的痛苦感觉。

    这游戏,莫不是做得太逼真了一些?

    这种麻痒的感觉,不管是哪一种负面带来的不良感觉,都显得有点太过分了吧?

    这样的一种扩散速度以及麻痒程度,已经足以让人直接忽略负面状态。轻易就会认定,这个状态就是为了让人痒痒得不能继续游戏而存在的。

    作为一个《大荒》的资深玩家,肇裕薪当然知道,麻痒的感觉一般代表着麻痹的负面状态。

    而一般被麻痹了,只需要人格几秒就会过去了。如果连续被麻痹,让自己产生了不舒服的感觉。最多就是讲感觉设置调整为零,不会有什么大事情。

    毕竟,那些麻痹技能的效果,麻才是关键,痒只是附带的技能效果。

    可是,今天的感觉却有些不同。

    肇裕薪觉得,自己现在的感觉,痒才是关键,麻倒成了负面效果。

    而且,似乎也没有看到,有关于自己被麻痹的系统提示。

    仔细翻看了一下战斗信息,只有一个阴魂不散的每秒减血状态,太跳动着扣血信息。

    感觉到麻痒的身体,只是因为痒痒得钻心,而有些发抖。并不是被麻痹那种,完全不能活动的感觉。

    说真的,自从被困在游戏之中以来,肇裕薪已经开始觉得,游戏里面的这个角色才是自己的真身。

    对于身体有恙这种事情,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多上一些心的。

    就见,肇裕薪直接脱下魔神龙鳞甲,伸出一只手,向着位于麻痒感中心的胸口摸了过去。

    手掌一贴上胸口,顿时感觉到了一阵阵的软腻。

    那感觉,在不用肉眼去看的情况下,还真的是有几分小爽。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肇裕薪绝不相信,自己进了游戏,就能长出这般销魂的身子骨。

    抓了一把软腻之后,肇裕薪忍着胸口传来的刺痛感,将手掌放在了眼前。

    这一看不要紧,差一点就恶心得肇裕薪当场吐出来。

    多亏了,他知道这是从他自己的身上抓下来的部分。要不然,就算他再怎么能忍,都不一定能忍得住。

    入眼所见,是的一大片墨绿色的腐肉。腐肉里面,是红的发紫甚至发黑的甲壳虫。

    不用过多的分析,肇裕薪也能认出,腐肉里面的虫子,就是刚才扑向他的甲壳虫。

    此刻,甲壳虫身上携带的毒素已经全部都扩散到了肇裕薪的肉体里面。而肇裕薪的血液,却被这些甲壳虫给吸饱了。

    恶心得将手上的软腻甩脱,肇裕薪尽量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体。

    此刻,肇裕薪整个右半边躯干,已经全部都变成了墨绿色。

    失去了魔神龙鳞甲的束缚之后,这部分身体还有一种已经融化,即将流向地面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尤其是想像了一下,这一大块墨绿色的皮肉下面,是密密麻麻的甲壳虫之后,这种不好的感觉,便愈加深切起来。

    这游戏,还真是有够恶心,怎么可能让玩家出现这种情况呢?

    莫非,是因为肇裕薪既是玩家又是npc?

    一般的npc遇到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般,肇裕薪也没学过啊。

    其实,肇裕薪更加不知道,他这算是幸运的了。若是一般的npc遇到这个情况,根本就不可能有办法。

    就比如易男的两个姐姐,一碰到蛊虫就只有变成蛊人的命。

    多亏了肇裕薪在是npc的同时也是玩家,这才只是缓慢发生着变化。

    知道自己就是打算去问,也没有人可能知道这件事情应该如何处理。

    咬了咬牙之后,肇裕薪收起了涯角亮银枪,从武器空间之中取出了一柄羊叫匕首。

    羊角匕首被肇裕薪提在了左手之中,顺便他还将自己的感觉设定调成了没有。

    这个设定,能将痛感完全消除,也能让麻痒的感觉变得微乎其微。

    但是,它却并不能让肇裕薪做到真正的没有感觉。

    失去了痛感与麻痒感的掩盖,肇裕薪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右侧躯干里面,那些不断钻来钻去吸取血液的甲虫的移动。

    强忍着这种认人脊背发寒的感觉,羊角匕首一翻,肇裕薪就削掉了自己一大块躯干。

    所幸,痛感已经完全消失,近乎融化的躯干也没有任何阻挡匕首的意思。肇裕薪几乎没有太多不好的感觉,便清理掉了自己一大块墨绿色的皮肉。

    紧接着,整个右边躯干上面全部墨绿色的区域,似乎因为这一块皮肉的缺失,而变得再也支撑不住自身。

    肇裕薪一开始感觉到的肉体像是要流向地面的感觉,终于变成了现实。

    墨绿色的区域消失,躯干上剩下的,只有森森白骨,以及被白骨包裹着的内脏。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